当前位置:澳门威尼斯人咨询端app > 重点行业 > 文章列表>艺术家说去香港应该拍这些:风、楼宇、菜市场、一束光线

艺术家说去香港应该拍这些:风、楼宇、菜市场、一束光线

  • 时间:2019-04-30
分享到:分享到QQ空间分享到微信分享到新浪微博

当一个城市成为旅行目的地,那里的人可以分为两种,游客和居民。

努力试图解开这座城市密码的游客和根本不知道这城市存在密码的居民,他们甚至比男人和女人更容易区分。 当一个城市成为被拍摄的对象,拍它的人可以分为两种,摄影师和艺术家。

在记录的是摄影师,图像就是结果。 在破解的是艺术家,他们在这座城市中,感受然后解构,转码而后重组,图像只是他们传递城市密码的载体。

我们用策展的方式计划了一场27小时的香港行摄之旅。 有谁比一个游客身份的艺术家更适合去破解香港的城市密码呢?只在自己大脑找灵感、喜欢宅在工作室、不愿离开北京的候鸟艺术家阿卜(卜云军)被我们“押”到香港,一部vivoX27Pro作为工具和27个小时的时间就是创作的全部限制。 他凭借对光线、材料和质感的高度敏感,对香港稀疏平常或诡异刁钻的人事物进行观察与剖析,把异常当作寻常,把寻常化作无常。 从手机镜头去解密香港这座城市的密码。 “艺术家与艺术作品之间互相受控和互相被牵引的某种能量,最终被固定在一个特殊的时刻,当照片被拍摄的那一刻。 找到与城市更深层次的连接,就是找到你与城市之间的密码,它可以是风、是楼宇、是菜市场甚至只是一束光线。 “阿卜选择了下面10组视觉作品为我们破解香港密码,如何把这些视觉密码重组成只属于你的香港,就看你的了。

水磨石地面是香港公共场所随处可见的地面材质,坚硬光滑,减少工人手推车运输时的地面阻力,也极其易于清洗。 上面时常见到的裂缝是这个城市岁月的痕迹,仿佛一张颇有气质的面孔上的皱纹。 而毕打行里的汉雅轩画廊的地板仿佛也在呼应这个城市坚硬地面上的优美裂痕。

把视线从维港的天际线往下移,看一眼这片天赐深水港的水面,即便无风也时常激荡。 香港的故事都从这里开始。

大馆是一百年前香港的司法审判机构,殖民建筑风格的红砖墙里包括"差馆"(警察局),警察宿舍,法庭和监狱。 如今大馆焕发新的生命力,成为这座城市的艺术城堡,古老的建筑如今变得比身后八九十年代建成的玻璃幕墙大楼显得更加摩登。

在香港,这种新与旧的吊诡感受来得并不罕见,每一次都是一个打开城市密码的机会。 适应臀部轮廓的光滑金属座椅表面,只看局部就能感受到香港地铁及这座城市里带着时间痕迹的洁净感。

除了金属座椅,一年四季清净的空调出风,车厢内严禁饮食,违者罚款港币1500元,这些都是香港地铁车厢常年保持清洁干净的秘密。 香港大馆赛马会艺方,正在举行“表演社会:性别的暴力”展览。

用典型的港式建材“石屎”和精美的木材共同打造的旋转楼梯串联起了三层巨大的展示空间。

在寸土千金的中环地区有如此大的公共艺术空间,实乃这个城市一大幸事。 往返于中环和山顶之间的15路双层巴士是这个城市中最惊艳的公交线路。 在超乎想象的狭窄坡道上辗转腾挪,二层的乘客经常可以和路边的树枝隔着玻璃撞个满怀。

香港的最佳景观不在太平山顶,而在这一条去往太平山顶的公交线路之上,尤其是在下大雨的时候……香港的另一面,占辖区陆地总面积近70%的茂密丛林,从未破坏过的自然生态,就在地铁站10分钟的车程之外。 站在这样一泼绿色之前,按下快门,树叶的香气和云雾的湿气被一起捕捉。 东区走廊北角段,巨大的水泥桥墩矗立在维多利亚港湾中。 桥墩设计牢固必须兼具防止海水的侵蚀,台风的袭击以及提防大型船只的意外碰撞,然而却还是阻止不了底部粘满了小牡蛎的躯壳。 复活节假期的当天,附近一居民在桥墩踱步,也许是在寻找垂钓的最佳场所。

而港岛天后水星街一带街坊的小小肉铺脱离政府设立的大型室内菜市场(街市),沿街开设。 铺主靠优质、价廉和情感维系着一辈子的生意。

太古城中心东隅酒店的落地玻璃窗都装配了这种很典雅的木质百叶窗,并且在窗口贴了小字提醒住客夜晚需拉上窗帘以确保隐私。 而酒店20楼以下几乎每一间客房都被香港最负盛名的中产居民楼“太古城”所包围。

与其说这是一种互相窥视,不如说这是高密度城市生活下大家的一种心照不宣。 一个自然村落独享的无人知晓的原生海滩。 在正面迎接了无数场台风以后海滩上最后一颗树也是位置最前面的一颗树终于还是死了,其身后是和它一样被自然所淘汰下来的树木的残枝。 这张看起来构图并不讲究的照片是阿卜个人认为最能代表香港的一张。 吸水性强的地砖、陈旧但规整的盲道、提醒行人看路的“望右”,每一点都很香港,当被捕捉在同一个取景框内时又像极了密码。

阿卜不热衷旅行采风,少从现实生活中找灵感,而是常常反过来把脑中抽象的概念找到最合适的现实投射。

比如他会用手机拍摄一张白纸、一条没有图案的窗帘、一块平静的水面或是像上图一样的一段质感丰富的路面…在不同光线和环境下的变化,并通过打印、扫描、二次打印、把照片作为拍摄对象等手段创作出视觉作品。

听起来是不是有点绕?但这确实很当代也很当下。

反映了他对摄影和媒介,想像与现实的思考。